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体会言论>正文
  体会言论  
西交利物浦大学(西浦)研修体悟
2018-10-30 10:41  

 作者:李军峰


李咏走了…还有没有机会拾起用来砸金蛋的手锤?

查良镛大侠走了…

依稀记得凤凰卫视播报80岁的他去剑桥念书的画面,我诧异的嘴巴在电视机前久久不能合拢;依然记得金庸武侠书中的叙事魔力,让没穿裤子的青年们手不释卷,不是因为书中制造的悬念等待着下一章的揭开,全然因为叙述的智慧和畅快永不停歇;永远记得《碧血剑》后面的附录《袁崇焕传》,也就明白了“恨血千年土中碧,秋坟鬼唱鲍家诗”是书中要抒发的愤慨。金庸先生的武侠世界,多是以宋辽金元明清为历史背景展开的,有人说金庸是历史学家。当然这样的说法有合理性,可他首先是个文学家。历史学的叙述是要把个人放在历史下面的,叙事主体是历史,近乎于客观性叙述;而文学者叙述时将个人放在历史上面的,并突出个人性的体验与观感。金庸的武侠世界因其背景的弘博、主体意识的刚正,使得江湖成为胸有浩然之气者向往的世界。当然,在社会为每一个人穿上“裤子”后,宽窄长短,部位舒适与否,渐渐取代了金庸先生的江湖,渐渐放下了手中的书剑恩仇。偶尔脱下裤子,却发现再次提起来的困难。金庸大概是离现实世界较远的文学家之一了吧,想要摸一摸查先生的衣袖时,他离我们去了…

收回思绪,回忆上周走过的江南,走过的西浦。

慵懒、混乱如我者,对于江南的记忆还是2006年的事,辽阔而漫无边际的桂花香味沁我心脾。乘坐的列车即将到达苏州,在乘务员呼喊着换票时,一种香味成为我强烈的思念。嗅一嗅,果不负我,是这种深入脑际的味道。后来的接触中,这片嫩香的土地,连着它的水域,开出的花朵也与轰轰的其他地方一样,成为冷漠、机诈和现实的庸俗。因为2万/平米以下的房子在苏州已经没有了。

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位于苏州工业区的西交利物浦大学,是抱着向西浦学习的态度而来,带着观察的眼睛与理解脑壳,企图自我改变和提升,因此我个人感觉这是一次“现象”的旅程。

现象一:

开始学习前,大家要聚在一起合影,西浦校长告诉我们随意聚拢,不要刻意的整齐和位次,我知道一次较为西化式的自由旅程即将开始。形式性的自由是否是自由本身?整齐化形式也没有取代教育“苦与弱”的伦理属性呀。

西校长为我们讲述西浦的建校历程和西普的教育理念以及教育模式。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行业”这个词汇。西浦的专业设置,是以现在国际社会行业需求而设置的,打破以往大学的专业设置,极快的是自己的学子适应于当前社会需要。高端应用型人才的培养是他们在现代大学阵营的立足之本。同时,西浦前瞻未来,培养适用智能机器人之后的精英人才,他们的口号是“我们是世界公民”。在开设“人类问题与慈善事业”课程之后,西浦会给他们的学子种下解决人类困境、探索人类未来的基因。我感到,这是好莱坞大片中的美国文化。带着对文化归因与价值思索的疑问,与西校长进行了坦诚的交流。明敏、睿智的校长告诉我们说:通过对学生内在的学习结构培养,西浦培养在任何地域和时间都会发挥自我作用的知识人。我明白,这大概就是亚当斯密的不可替代的劳动者吧。当西校长谈到西浦存在“太超前”的问题时,我明白,太超前就会因参照系的缺失,陷入“乌托邦”的困境。“未来”因其不具普世性,难成价值体。对处于社会食物链下层末端的人来说,也许一场酣醉而喋血街头,不失为他所能够企及的未来。当我在西浦的校园和教学楼里走了一圈后,我明白了:一切都没有现实所起的价值导向更为深入人心。西浦所提供的教育条件和教育环境,有理由宣讲在由资本运作决定社会结构的现实中它所能给予教育的帮助。

接下来是一名叫向天宇的同学向我们展示他在西浦的成长情形。向同学非常优秀,有学识、有能力,有温和而开放的人格结构,并有坦诚的展现情怀。一切都变得极具说服力,因其培养的学子优秀,“产品”是工厂的最好代言者。同时我们了解到,这里的许多优秀教师都是西浦曾经的学子。

现象二:

接下来的活动主要围绕西浦教学活动怎样实践而展开。我们了解到,西浦的教学大概有如下几种模式:大课,分组课,分组完成项目课,评价体系和评价手段。在大课中,教师讲解知识与方法,某些课需要给出理论和“工具”;学生在学习某一门课程的同时,抽选到与课程有关系的某个项目,需要组称4-5人的团队完成,课程在继续,项目在继续,课程结束时,项目结束;每个学生交出项目总结,并相互给同伴打分,说明缘由;教师根据项目完成情况和学生在小组中的作用以及自我表现,分项考核综合评价,得出学生成绩。

显然,这样的教学和考评,不同于我们所理解和实施的“考试成绩”。对于学生来说,掌握知识是基础的,主动获取知识和运用知识构成了接近考评杠杆的必须行为,从而与他人协作不再是个体心绪使然,而是“社会”使然。对于教师,除了对于知识的教授外,需要花更多精力和智慧到“项目设计”和“评价体系”上去,教育本质的体现,不再是知识的教授,而是“设计”和“评价”的过程。可量测是这两个环节的要求,显然这是实验主义带来的结果。我所感受到是,科学思维主宰了西浦的教育思维。

渐渐的我们了解到,西浦没有专门针对教师的管理部门,没有对于教师的各种检查和评估活动,它们实行年薪制,考核的标准就是学生的反馈,反馈好就加薪,反馈不好就解聘。一些教师原本在其他高校,或者只是西浦的兼职者,因这里的信任和自由,渐渐加盟于西浦教坛。

现象三:

教室。西浦有这么几类教室:阶梯教室,大课教室,小组教室,实验室,工作坊,教室办公室。阶梯教室类似西方议会厅,阶梯半圆围绕讲台,大约容纳40人左右,非常豪阔,几乎勾起我登台一试的冲动。大课教室就是传统的一排排桌椅前,一面讲桌。讨论教室,桌椅分为小组形式,前面一张讲台。实验室,工作坊,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摊位”,后面有供实践的场地。教师办公室,为什么将教室办公室列为教室?这是因为几乎每个办公室都有学生,在于教师交流什么,一定是完成项目时遇到了困难。西浦还有一些地方可以称之为教室,就是它们的走廊、楼梯转角等公共空间,不同形质的桌椅都有学生在埋头其上。它们每学期14周左右,正在为期中考核而做准备。

强大的物质主义,强大的教师投入,在宣讲着资本到来时的优势。许多同行的老师每每联想到我们的情形。其实我们也很好,我们使得一些面临3500元/年学费而想辍学的学生重拾信心,我们像圣人一样以得“回”而德意满满,一样的践行着“苦与弱”的教育伦理。苦弱的性质,决定了我们既是苦弱的体验者又是苦弱的帮助者。只是,在接下来,我想给学生强调,没有88000元/年的投入,也要88000元/年的产出,因为“喋血街头”的未来很可怕。

现象四:

全程陪伴我们、并引领我们的主持人是一位毕业于西浦的年轻老师印文女士,全体同仁们对她都有很好的印象和评价,我当然更是如此。清纯而委婉的印女士,常常用羞怯和天真的修辞礼仪,让我们清风拂面而和光容润。在一次次对上一场活动的小结和对接下来活动的启导中,以及对我们的小组讨论的简短点评里,印女士依然娇羞切切、天真无辜,但她的智慧和见识表明她另有“凶器”。也许,印女士反映着“协作、共同”这一文化在西浦所开出的美丽吧。最后一场活动,又来一位西浦的美女伊琳老师,内蒙古人,爽朗又委婉,一声“乡语亲切”,缓解了我们身为西北的尴尬,拉近同是故乡的老师的距离。

当阐述我自己对“教育与环境”的观念时,伊老师邀请参加有他们学校主办的“创新教学大赛”,想要一试,可是还有一大堆脱下的“裤子”需要提。别了吧,已经渐远的西浦。楼下的小孩问:怎么没有影子了?回答:有太阳照射,才会有影子。西浦还是留下了美丽的影子,我们还是要问询我们的太阳 

上一条:重温经典民族歌剧《白毛女》——纪念鲁迅艺术学院成立80周年(1938-2018)
下一条:难忘的学习之旅------西交利物浦大学学习有感
关闭窗口

地址:中国·陕西·延安市圣地路580号 邮编:716000  E-Mail:ydxb@yau.edu.cn
电话:86-0911-2332015  传真:86-0911-2333677  陕ICP备05011013号 Copyright

微博平台
微博平台
微信平台
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