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体会言论>正文
  体会言论  
路遥与延安大学
2018-11-16 09:14  

延安大学原党委书记、校长  申沛昌


在路遥逝世26周年之际,追忆路遥当年,思念路遥当年,一种感伤与怀念之情,难以言表。路遥的言谈举止、音容笑貌,不安现状、积极向上、顽强拼搏、永不言输,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的博大胸怀和崇高境界,至今历历在目,铭刻在心。

说到路遥与延安大学,有两件事值得一提。一是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原所长何西来,在为《路遥纪念集》写的序言中说:“路遥的母校延安大学,也是以他们培养的这颗文学巨星,而感到光荣。”又说,如果延大不让路遥走进高等学府,接受科班的文学教育,“那么路遥的人生就会是别样的”。二是,1988 年,延大50周年校庆前夕,我在延安宾馆遇到路遥,请他为延大校庆题词,并为中文系师生作一场文学创作方面的报告,他都欣然应允,立即落实。其中为延大校庆题词是“延大啊,这个温暖的摇篮……”我以为这是路遥自己认可,延安大学就是他成长成功的“温暖的摇篮”。这也是名人免费为延大所做的文化、教育广告,非商业广告也。建议延大的同志们,把路遥这个题词,做成庄重、醒目的广告牌,堂而皇之地摆放在校园内引人注目之处。宣传路遥,就是宣传延大。

实事求是地说,路遥在上延安大学之前,是一位初中学历、具有文学天赋、文学才华的文学爱好者,还不是公认的诗人,更不是作家。连习总书记同上海东方卫视曹主持对话时也说,路遥那时写诗,还没有写小说。

所以,公正地说,路遥进入延安大学,在这个温暖的摇篮里,接受了三年科班的高等文学教育,这是路遥人生中,在走向文学巅峰的征程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关键期和里程碑!

1、延大给路遥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和平台。这一点十分重要。在当时那种社会复杂、竞争激烈的背景下,已经有北京和西安的两所高校不予录取,延大如果也如法炮制,将路遥拒之校门之外,也不会有什么非议。但“路遥的人生就会是别样的”。

2、在延大中文系,他全面系统地学习了从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唐宋元明清的古代文学史和当代的文学史以及各个时期的经典作品,还有外国文学史及经典作品,还有文学理论、现代汉语、写作、逻辑学等科班的专业的高等文学教育方面的课程,为他日后创作,奠定了坚实厚重的基础。

3、路遥做事办事都有明确目标。在我看来,他上大学读中文系,就是为了读名著,学创作。所以他敢于在班级讨论会上,力排众议,提出“不要把书本当敌人”。他自己,正好利用这一机会,见缝插针,博览群书。正如他的同学陈泽顺所说,“他在欧洲文学史、俄国文学史和中国文学史的指导下,系统阅读了大量中外文学名著,甚至在阅览室,把建国以来的全部文学杂志,从创刊号到终刊号,全部翻阅了一遍。路遥以他特有的方式,拼命丰富着自己的知识储备。”特别是从那些中外文学大师那里学习借鉴他们的创作经验和创作技巧,为我所用,受益匪浅。所以他后来能够得心应手,轻车熟路,写出精品名著,绝非偶然。

4、路遥上学时延大中文系的老师们,大都是西大、师大、复旦大学等高校选调而来,名门出身,各有专长,非等闲之辈。他们不仅精通专业知识,而且对于待人接物处世之道,也能做到通情达理,游刃有余。

路遥上学期间,有偏科问题。他重点关注的是现当代文学和外国文学名著,与此距离较远的古典文学、古代汉语,他就不那么热心,时有请假缺课现象。任课教师有些意见也是正常的。后经坦诚沟通,说明情况,用“因材施教”的理由加以解释,老师们都表示理解,采取了宽容开明的态度,并没有为难路遥,准其顺利毕业,并到当时的《陕西文艺》编辑部当编辑,从此成为专业作家。

这里我要多说几句,我作为现在延大最早的学生,后来又成为干部,正好赶上了路遥上延大这一个时期。真实地、公正地宣传路遥成长的经历和成功的原因,是我义不容辞的一份责任。否则,我作为这段经历的当事者和见证人,就会感到内心不安,就会愧对当年在延安大学处于最困难的办学时期,那些可爱可敬的老师们,他们安贫乐道,忠诚党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传道授业的精神,实在是难能可贵,终身难忘!

5、筹措经费,顺利出版《路遥文集》。

19928月间,路遥抱病来延安,但不是求医治病,而是筹钱出书。当时我正好出访日本,回国后他已转院西京医院。他给我留下一封信,内容是说由陈泽顺选编的五卷本《路遥文集》已由陕西人民出版社排出清样,但因五万元出版费无法解决,不能出书。后来我们想办法从学校图书购置费中拿出五万元寄给出版社,用以购买《路遥文集》,使路遥生前就知道他的文集出版问题已经得到妥善解决。

6、筹建路遥纪念馆,隆重安葬路遥。

路遥去世后,1994年春天,路遥生前好友曹谷溪、榆林市政协主席赵兴国、延安市政协主席冯文德、铜川市政协主席张史杰、省政法委原书记霍世仁等倡议成立路遥纪念馆筹委会,并公推我为筹委会主任。筹委会先后召开三次会议,勘察了馆址,研究了设计方案,并筹措资金20多万,为后来正式成立的路遥文学馆,做了一些准备工作。

1995年,路遥逝世三周年,骨灰还留在西安三兆公墓。为了让路遥遗体早日入土为安,在亲友们的倡议支持下,延大在后山上修建了路遥墓,请王巨才题名,由谷溪给墓地的无名山正式命名为“文汇山”。从此,每年都有不少从全国各地来的文学爱好者到此凭吊路遥。

7、成立路遥研究会,办刊出书,开展纪念活动。

200211月,成立了路遥研究会,编印《路遥研究》会刊6期;同延大文学研究所共同策划,并由马泽、梁向阳主编出版了《路遥研究资料汇编》《路遥纪念文集》两本书;同时举办了路遥逝世10周年、15周年、20周年纪念活动。

8、同清涧县商定,由延大文学院、路遥研究会、清涧县委宣传部,联合举办面向全国的“路遥文学讲习所”,通过参观、旅游、讲习三结合方式,请北京、西安、延安的知名作家、评论家授课,培养青年文学爱好者,传承路遥的事业和路遥的精神!

总而言之,延安大学为路遥的成功成名提供了机会和平台,付出了诸多的努力和奉献,而路遥也为延安大学树立了一面旗帜,争得了巨大的荣耀,证明了延安的窑洞里不但能出马列,也能出文豪!山沟里可以飞出金凤凰,小学校也可以出大名人!路遥就是典范。

俗话讲得好,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我认为,一个人的成果,需要依赖诸多因素,但归根结底,起核心作用的还是自己的勤奋加天赋,路遥也是这样。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讲到,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延安大学的莘莘学子,正是中流击水、风华正茂的青年才俊,我对他们的未来寄予厚望,充满期待。希望他们以路遥为榜样,勤奋学习,敢于担当,为延大、为祖国和人民奉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我已年过八十,算是耄耋老人,好在尚未老年痴呆,愿给青年朋友们充当啦啦队,为大家鼓劲加油,祝大家成功!

 

 

已是首条
下一条:重温经典民族歌剧《白毛女》——纪念鲁迅艺术学院成立80周年(1938-2018)
关闭窗口

地址:中国·陕西·延安市圣地路580号 邮编:716000  E-Mail:ydxb@yau.edu.cn
电话:86-0911-2332015  传真:86-0911-2333677  陕ICP备05011013号 Copyright

微博平台
微博平台
微信平台
微信平台